帮助
  用宝珠打扮自己,不如用知识充实自己。   
  
首页 >> 类别 >> 情感故事 >> 一个孩奴父亲的育儿宣言

一个孩奴父亲的育儿宣言

佟薇薇 更新于2012/4/24 阅读次数:49 推荐本文 转藏到我的斋社
相关标签:
  • 养儿育女(23)

  •   “孩奴”是继“房奴”之后,又一个反映现代都市中步入婚姻生活的青年人生存状态的新名词,是指一些年轻夫妻在有了孩子后,为子女打拼,为子女忙碌,为子女挣钱,从而完全丧失自我价值的生活状态。
      的确,由于生存成本的不断提高及攀比心理的作祟等,如今养育一个儿女,确实让现代父母们累弯了腰,愁白了头。难怪不少人感叹:生孩儿容易养孩儿难!本文男主角秦韵昆,无疑就是一个典型的“孩奴”,令人叹息的是,为了践行所谓的育儿宣言,他付出了惨重的人生代价。
      
      发布育儿宣言
      
      1982年5月,秦韵昆出生在河南省台前县城关镇。2000年从台前三中毕业,离开家乡到美丽的濮阳市打工,先后在喜得来饭店帮厨、在畅运物流公司做保安、在红矾房地产咨询公司干销售等,最后经过职业技能培训,在风华铸造公司当了一名车工。用现代人的说法,就是一个“新生代农民工”。
      因家住农村,在濮阳这个城市里他没有户口、没有房子、没有医疗保险,是典型的“漂一族”。不过,让秦韵昆倍感温暖的是,在艰难的人生跋涉中,一个漂亮活泼的城市姑娘程骋,走进了他的感情生活,尤其让他感动的是,家境富有的心上人,并没有嫌弃他的出身和尴尬身份,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,暗地里与他用心经营着芬芳的爱情。

      2007年6月的一天中午,正在红磨坊广告公司上班的程骋,突感身体有些不适,就向经理请假,到附近妇幼保健院就诊。“恭喜你,你有喜啦!”一脸慈祥的老医生笑吟吟地告诉她。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程骋像在做梦一般。当得到对方的肯定回答后,她吃惊地张大了嘴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    “真的吗?太好了,我要当爸爸啦!”晚上下班,当心急火燎的程骋,把这个消息告诉秦韵昆的时候,他高兴得眼里流着泪。拥抱着程骋不住地喊着。
      “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啊!”面对突然降临的喜讯,程骋显得忧心忡忡。对于她俩的婚事,程骋父母始终态度坚决:不同意!程骋父亲是濮阳市一家企业的销售干部,从小到大,对三个孩子中最小的女儿程骋相当疼爱,经历人生无数坎坷的长辈,反对这门婚姻的理由就是:秦家在农村,家境不好,无论秦再能干,还是一个农民工,生活没有保障。自己的孩子从小娇生惯养,以后和秦韵昆结婚生子过日子,绝对不会有幸福可言!
      父母的工作没有做通,两人还没有举办婚礼,这个时候怀上孩子,不是添乱吗!
      “坚决把孩子做掉!你俩必须断绝一切来往!”当秦韵昆和程骋硬着头皮,主动上门向父母报告情况,以求同意婚事的时候,程骋的父亲不容置疑地做出了决定。
      哭成泪人的程骋,在母亲的强拉硬拖下,极不情愿地去做人流手术。在医院的走廊里,程骋看到大人怀抱里的一个个可爱小孩,油然而生的一种母性悲壮情怀,让她对身体里的小生命,突然产生了强烈的保护意识。趁母亲与大夫说话的空隙,她偷偷溜出医院,马上掏出手机给秦韵昆打了一个电话,两人迅速在人民公园相聚,抱头大哭。
      当得知程骋的态度,秦韵昆泪流满面:“骋骋,我和我全家真诚感谢你!孩子无罪,无论什么情况,我们也要把他养育成人!”
      程骋不惜和家人断绝来往,也不同意将孩子做掉。为此,她在家人和朋友的一致反对下,大吵大闹一番,最后毫不迟疑地搬出家门。
      两人手忙脚乱地去补办结婚手续,找熟人托关系办理准生证,四处打听,在人民路花新小区以每月8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两室一厅。晚上,秦韵昆深情地把程骋揽在怀里:“骋骋,你为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今后我姓秦的即便吃再大苦,受多少累,也决不会让你和孩子受半点委屈的!”
      秦韵昆的父母得知儿子找了个城市姑娘,并且马上就要抱上孙子了,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。老两口兴冲冲地从台前县农村赶到濮阳市。当看到目前两个孩子是这样一种境况,就硬逼着秦韵昆带路,专门去拜访程骋的家人。谁知,程骋的父母正因为小女儿的事一腔怒火无处撒,此时又遇到秦的家人上门和解,心里更是憋屈窝火,因而一点也不客气,粗暴地将秦的父母拒之门外。
      秦的父母耐着性子,几次试图想求程的家人同意这门亲事,结果都无功而返,闹得灰头土脸的。程骋的母亲言语很刻薄,当着一直求和的秦韵昆父母的面不留情面地说:“哕嗦话少讲!咱们不是一个档次的。傻丫头无知愿跳火坑,我们当老人的,不会违心去为倒霉的婚事喝彩!”
      无奈,秦韵昆父母在离开濮阳市的时候,悄悄把平生的积蓄两万多元,全部交到秦韵昆的手上:“孩子,你们以后在这个城市生活不容易,这点钱,就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吧!”秦韵昆捧着沾满血汗的厚厚一叠钱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
      “不蒸馒头争口气!”秦韵昆拿出自己全部的积蓄,又悄悄回到老家找亲朋好友借上一笔钱,加上老人留下的,还有程骋的私房钱,勉强在友谊路凯旋小区购置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,在程骋生产的前两月,终于搬进了重新粉刷一新的婚房。
      没有人来道喜,也没有人来凑热闹。晚上,秦韵昆贴着妻子的肚皮,一边谛听着,一边发布育儿宣言:“孩子,爸爸没有给你的妈妈一个隆重热烈的婚礼,但再也不会给你留下什么人生的遗憾。爸爸即便肝脑涂地,也要在你降临到这个世界后,为你创造一个好的环境,决不会让你像爸爸一样,首先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!”
      
      不堪承受生活之重
      
      自从程骋有了秦韵昆的骨肉以后,秦韵昆就患上了购物“强迫症”。平时根本不爱逛商场的他,没事的时候就独自一个人跑到婴儿用品商店,看看这个,问问那个,时常弄些前卫时尚的玩意抱到家里,两个人很有兴趣地研究来研究去,提前为将出生的孩子衣食住行着想。
      有一次,他看中了一个瑞典产的婴儿奶瓶:细细的瓶身,坚硬的材质不怕摔打,粉红色的奶嘴,柔软温和,感觉就像妈妈的乳头,特别可爱实用。一问价格,200多元!秦韵昆也不管这个奶瓶要花掉自己一个星期的劳动报酬,眼睛都不眨,就把它买回了家。
      婴儿床、婴儿服和纸尿裤要买最好的自不必说,一个和奶瓶配套的温奶器180元,外加奶瓶消毒锅200元,婴儿调食器一套250元……秦韵昆牙一咬,也全部都买了下来。
      听说城市孕妇在生孩子前需要上很多必修课,秦韵昆东打听西咨询,掏出将近一个月的工资钱,硬逼着妻子到健身房,用两个月时间,进行孕妇健身和婴儿护理培训,精心为妻子设计一日五餐:鸡蛋、牛奶、瘦肉、蔬菜,外加小火咕嘟了一整天的鲜汤,还要再来点微量元素、蛋白粉钙片,以及鱼肝油作为营养补充。
      “昆,咱们条件不好,给我和孩子买的东西能省尽量省吧!”妻子看到丈夫这么消费,小心地提醒。“别人能享用,凭什么我姓秦的妻儿不能!”秦韵昆带着一种赌气,在妻子和将要出生的孩子身上巨额投入,城里人有的,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也都要有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    2008年2月,程骋在妇幼保健院生下一个8斤重的白胖儿子,秦韵昆高兴得手舞足蹈。不过,3000多元的住院费用,还是让他大吃了一惊,等到秦韵昆把妻儿接回家中,家里全部积蓄只剩下400多元。
      程骋生下孩子奶水不够,他们不得不买惠氏奶粉,加上尿不湿、生活费等,巨大的开支让秦韵昆的那点工资成了杯水车薪。有一日,程骋的母亲背着丈夫偷偷来探望女儿,不忍心女儿遭罪,就当着秦的面,往程骋的手里塞上2000元钱。秦韵昆连忙阻止:“妈,我们能过得去,怎么能要你的钱呀!”岳母连看也没看他,一脸鄙夷地说:“哼!谁是你妈?你妈在乡下呢!我就看不惯,明明穷酸,还愣装富贵!”当时,秦韵昆好尴尬。
      程骋生下孩子没有再上班,家里一切费用开销,都由秦韵昆一个人扛着。物价的飞涨,经济的拮据,周围人的攀比,岳母家的不屑和白眼,让秦韵昆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      秦韵昆是搞机加工的,有一定的技术,经朋友介绍,他又悄悄到一家私人企业兼职。每天,他辛苦8个小时后,还要继续到另外机工坊加班。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,再遇到孩子哭闹折腾,身心疲惫不堪。有好几次,他实在有点招架不住,无缘无故就发起了脾气。程骋一个人在家里照顾孩子,也苦不堪言,看到爱人这样的态度,顿时也烦躁地和秦吵闹起来。
      秦韵昆耐着性子,百般哄劝承认错误,才避免了一场家庭战火。
      2008年7月26日,孩子因感冒引发肺炎住进人民医院,在医院住了不到半个月,医疗费就花去1万多元。秦韵昆强打精神背着妻子,东借西凑,总算把这件棘手的事情解决了。
      孩子渐渐长大,而程骋与父母那边还没有和解,指望让岳父母代管孩子不大可能,秦韵昆的老家条件差,她们又担心儿子遭罪不忍心送过去,程骋只好继续在家照顾小孩。有几次,程骋试探着想让父母接济,都被秦坚决地挡了回去:“骋骋,这个时候去求你的父母恩赐,不是在扇你男人的耳光吗?”秦韵昆咬牙坚持:“你放心,有我呢,一切都会有的!”
      为贴补家用,让孩子像城里小孩一样幸福快乐生活,秦韵昆牺牲了一切休息时间,忍痛割合全部业余爱好,除了睡觉,每日加班加点挣外快,一门心思为妻儿过好日子奔忙。他原来体重160多斤,几个月下来,一下子瘦到136斤。妻子心疼他,想降低孩子的生活标准,秦韵昆很男人地制止了:“我现在年轻,浑身有的是力气,孩子长身体需要最好的营养,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穷不能穷孩子呀!”
      物价涨,费用高,家里开支大,秦韵昆再折腾,也总是难免捉襟见肘。时常,他找熟人、同事东借西挪,然后再拼命挣“外快”归还。手里捏着一张张借条,夜里梦着永远也无法释放的重负,白天在妻儿面前强装言笑扮潇洒,秦韵昆身心俱疲,可又无法发泄。
      
      为快速生财走上不归路
      
      2009年4月的一个周日,程骋的一位女同学全家来他们的家里做客。吃饭聊天的时候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谈起孩子的教育问题。姓张的女同学不无炫耀地说:“教育孩子就要从早开始,最近俺老公把儿子送到郑州一家早教中心,每星期才把孩子接回来一次。甭说,效果就是好!”秦韵昆忙问:“那费用多少呀?”对方显得很轻松地回答:“一个教育课程一万二!”秦韵昆夫妻一听,张大嘴巴没了下文。
    上一页12下一页
    本文来自 佟薇薇的图书馆 的【情感故事
    相关标签:
  • 养儿育女(23)
  • 我来说一句
    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发表
    验证码: